星期日, 9月 12, 2004

車臣

1999-09-21
In Taiwan, when a giant earthquake shook the island
或許我們當時認為這是一個最悲慘的事件,不過或許當時太過天真,反感覺到這個世界真是溫馨We are all part of the same family.似乎眼前還可看見很多很多的人伸出援手,關懷需要的人,且各國災難的救命英雄先後來到,那一幅幅畫面或許在腦海中的印象是比其他事件深刻
日子總市要過,隨著時光的流逝接著到來的是迎接2000年的第一道曙光,在世界上由London’s 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所認定的位置是紐西蘭的Pitt Island,而台灣則是台東太麻里,而面對這millennium的問題就是
Two zeros equal one big problem.或許這是Shortsighted shortcut,不過的感謝上主,一切是如此平安順利的度過,沒有人因Y2K而在銀行的戶頭少錢了,這是二十世紀最後一年,好像也在那一年的尾聲,有一個廣告敲響心中和平的鐘之類的廣告,當21世紀一開始梵諦岡教宗給了這個世紀很美好的祝禱,但人類對仇恨的永不諒解,卻已經點燃了熊熊烈火,Some of the most tragic disasters are caused not by nature but by human cruelty. 是的,人類的殘酷或許不僅只是破壞自然,使得大自然反撲而已,20010911恐怖組織的攻擊,2003伊拉克戰爭,到最近2004俄羅斯人質事件,九一一事件是一般的人民去上班,就莫名奇妙的受攻擊,而這次的事件是小朋友,一群未來還有許多機會的孩子,因為俄羅斯政府之前無情的攻擊車臣,需要以血來償還,And of course many survivors will feel terrible sadness about having lost people they loved, 而如此年輕的survivors,我相信對於心中的創傷是無法想像的,這些孩子是否會因此將對車臣最深的恨植入心中?我想機率很大,就像當年車臣被國際間當成內政問題冷淡對待,俄羅斯對那些婦女、孩童的方式重演,對於這個戰爭的問題,當媒體報導到「車臣口音」這些字時,就會使孩子立刻起了連結,但是似乎百科全書總是告訴我們比較好的一面,對於這方面的歷史,只是一些文字敘述過去,就如同梵谷要去一個小鎮當傳教士之時,他得到的資訊是那小鎮是幸福美麗的,但事實上礦工的生活卻是悽慘的
We are all part of the same family.這句話是真的嗎?
不過Some of the most tragic disasters are caused not by nature but by human cruelty.卻是一個鐵證,當一個小小的臺灣再現野百合之時,我一點也不覺得這是一家人,攻擊火藥味可是十足,當伊拉克戰爭的虐囚事件發生,原來我們是這樣恐怖,有些博物館常常會擺一個鏡子,說這是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也許當我們年輕時我們天真的不願相信,但隨著我們一步一步的走來,我們卻不得不相信,
如果我是那些生還的孩子,我會如何呢?會害怕到做惡夢嗎?或許吧
幼稚園,當我大班時,和一個中班的小朋友從吵架到打架,結果小朋友哭了孩子就輸了,從此,就學會第三者的審判,這是一種大人的思維模式,不是嗎,或許這種方法是不錯,但也是錯吧,因為審判者是誰好像會影響一切,也因為你的錯不只是你的錯,而是透過一種審判的方式加罪於你身上,所以打人是不對的,好像有點道理,有一點不好玩的是我的邏輯出現一些斷軌與錯誤,不過我想知道的重點或許是其它國家會如何看待並對待車臣呢?車臣希望審判者審判時,審判者認定是內政問題不需干涉,而現在是否國際會認定車臣是類似恐怖組織的攻擊給予重重的處罰呢?仇恨之火繼續焚燒,燒盡了憐憫的心,並將所受的一切更無情的還給俄羅斯,這或許是車臣人心中的想法,只是可憐了這些孩子。
這些日子或許是在恐懼中醒來,在飢餓中渡過日子,甚至有些含著滿口鮮血與無聲的害怕睡了

我坐在電腦桌前等待著,腦中閃過一些念頭,之後又空無一物,關注於此,或許會更覺得傷悲,或許像是害怕無助的孩子一般,我撤退,打從心理撤退,試著不想這些麻煩的事,不過這樣又似乎是很不負責任的作法,似乎我是關注又遠離這件事,對此我似乎不能做些什麼,只能忽略或是觀看,然後好像事不關已的再次走開,這種感覺好像要回到了我害怕生日到來的感覺,好像回到我知道,可是那又如何的無奈,對於此,耶穌會做些什麼?對於這些車臣人、俄羅斯人的福音又是什麼?主耶和華或許孩子不曉得該為這些人代求什麼,但求你為我們代求,耶穌,我們靠著祢進入上帝的面前祢必拯救我們到底,因為祢長遠活著,為我們代求

車臣
Chechnya
俄羅斯西南部的共和國,位於大高加索山脈北麓。以前是蘇聯車臣-印古什共和國的一部分,1992年車臣-印古什分裂為車臣、印古什兩個共和國。居民主要是車臣人,是穆斯林種族集團。1992年車臣要求脫離俄羅斯獨立,導致1993~1994年俄羅斯軍隊的入侵。戰爭嚴重破壞了此區,1996年達成停戰協定,但在1999年戰鬥又起。石油是經濟支柱,首都格洛茲尼(Grozny),是主要的煉油中心,有油管連接裏海和黑海的油田,但都在戰爭期間受到嚴重破壞。人口︰包括印古什約1,165,000(1996)。

摘自《大英簡明百科》知識庫光碟
中文版由遠流出版公司出版發行
(c) 2003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Inc.

1 則留言:

MingRu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